第二次Newsletter

3 月 第二次 newsletter

手机写 newsletter,因为不敢在火车站掏出电脑。

原本希望昨天写,但是昨天事情太多了。现在在火车站,去北京见 kkk,老赵,极值学院的任总。昨天请了常海维和雷林成吃了海底捞,结果昨天穿太少,自己就冻感冒。今天早上嗓子疼炸了,而且头有点晕,我早上直接睡过去,直接把前几天的低睡眠质量拉回来。但是早上李宗安的课点名了,而且上课还@我,人傻了。常海维让我编个理由给李宗安发过去,果然!问题解决了。今天一天嗓子爆炸,头爆炸,一节课都没去上。结果还被wahacer push 了师资培训大纲。「卢翼同学,没有明天了」这个话说的让我直接要气炸了。codeforces 就做了一道题….还好下午睡了一觉,稍微舒服了一点。想起来上一次去北京,也是这个候车室,当时的我满怀期待去北京见姐姐,那天和舍友还喝的稀里哗啦(第一次喝醉),晚上在车上可期待了,结果姐姐和男朋友那天晚上去蹦迪玩的天花地坠emmmm 挺好。不同世界的人终究是不同世界的人。就用这句话来讲讲这周的一些小想法吧。

不同世界的人终究是不同世界的人

这是舍友王的故事。
王打算清明节和以前要好的朋友去海边见大海,本来王想的和这个好友 2 个人一起去。结果舍友王的这个好友,叫了 4 个好友认识但是王根本不认识的同学,人数一下子变到了 6 人。其实如果遇到了这样的事情,其实王就完全可以选择不去了,因为本来两个人说出去玩,结果对方直接把局组成了好友的局,王肯定完全插入不进去这个圈子,这出去玩就变的毫无意义。但是王忍了,还是答应下来要去。
最炫的事情发生了。这个好友安排了一个海边的海景房,6 个人每个人要掏 700 块一晚上。6×700=4200,一晚上 5k 的海景房,太豪华了。在加上王浑身上下最多能掏出 2k(那天晚上说这个事情的时候,他身上只有 300) 这个价格完全不是同一个阶级能承担起的。
让我想起来,我去年十一在北京住酒店一晚上 500 都不嫌贵,现在坐火车住酒店,超过 200 就开始要掂量一下了。人的状态还是会随着经济水平改变的。
说回王这个事情。王那天在打游戏,五味杂陈和绝望在和好友的聊天中表现得淋漓尽致。我都觉得好难受,当自己一起玩到大的人突然有了不同的价值观念,而且阶级水平(?我觉得这里用经济水平好像更合理一点)也发生了变化。说实话放在以前,我觉得 700 块一晚上好像也有点猛。内心觉得可能有点点悲哀的感觉,好心疼,甚至我也变得很难受。无论是朋友的变化还是经济水平的变化,空气中弥漫着无奈 2 字。
更无奈的是打完游戏王给妈妈打电话的时候。妈妈问王怎么了,王说自己想要点钱出去玩,清明去海边玩。可能跟好友说话的时候是气愤,但是和妈妈说话的王那是被生活压着出不了憋屈的样子,那是真正的无奈。
我觉得,王已经和好友已经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了,而且也没有必要再维持什么关系了。这是个很难过的事情,环境变了,什么都会改变,人会变水平会变,所有东西都会变。找不回当年的那份亲密关系,而且很多自己在乎的东西,其实别人已经不在乎了。

投资与 BTC

先说结论,我已经把交易所卸载了,因为我实在是经不起这样大起大落的波动。
在 2.7 的时候入的 zks 想着 3 块的时候卖,结果半天涨不到 3 块,而且还跌的好猛。然后我卖掉之后,立马 3 块,真的是立马涨到 3 块,亏本亏到爆炸。总资产涨到 5k 的时候没有退场,结果在现在根本退不了场,而且还亏了出去。我觉得我完全玩不过市场,我还是能待多远待多远。所以我简单分配了一下我可怜的余额,每个都买了点,波卡和以太坊也都入了一些。之后立马就卸载了火币交易所,希望我能慢慢忘记我有 BTC 这回事。要不然会亏的更狠。

海底捞

这个没啥事情,就是大家都是有背景有底子的人。总结一下:我不学习没出路。结束

孤单

这几天心情奇差无比,闲下来就觉得自己有罪,但是又不知道干嘛,最后就去做 codeforces。然后 codeforces 又巨难无比。遇到了傻逼事也不知道说给谁,没有力气说话,也不知道打扰不打扰。如果只有我单向输出,那太自私了,但是我好难受….对未来的迷茫,对余额的迷茫….
希望下周能好过来,现在在去北京的路上,希望一切能有所改变。
下周又有项目要做,也有学习要弄。acm 也快到了,想多做点 codeforces。真的感觉自己能做的事情好少。好垃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