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0

2020年 年度复盘

先来回答一下上一次写总结留下来的 flag 们:

  • 成绩好一些。(完成)
  • 学个英语。(完成)
  • 做一期教程。(一点都没动)
  • 把洛谷的网课看完,里面的题目写完。(一点都没动,甚至代码水平还倒退了)
  • 成为 power ICPC选手。(依旧是水题收割机)

这应该是复盘的第一个收获:不要给自己留太多完成不了的 Flag,复盘的时候需要整理一些能完成的东西 hhh 写本文的时候没有考试,所以大二上学期的成绩还不知道。但是大一下学期的成绩不是很好,我一直觉得在大一下学期的日子好模糊、好浑噩。不过过去了就过去了,这些都在下文再细说吧。这学期过的还是很不错的,虽然不是很满意,但是总觉得要比大一下学期好多了。

所以该怎么复盘呢,他们的复盘都是按照时间线来,我觉得还是怎么舒服怎么来,想说啥说啥,所以文章会有些没条理。不过除了我,还有谁会看一个普通垃圾大学生的年度复盘呢。不过嘴上说是年度复盘,记忆是个恐怖的玩意,我记不清很多事情了,记不得很多发生过的事情了,很多…让人难过、让人开心的事情,好像记忆已经帮我磨平了。这个磨皮功能是真的猛,不过也好,这样写年度复盘的时候,就不需要带着多悲伤难过多开心喜悦的心情来写,我现在就是平常心,就是很普通的感觉。所以说,我只能总结个大致事件框架。可能细小的事情,就没办法记录的很详细,不过我觉得我搭建的 LiteTalk 就很好的弥补了这个空白,在平时的时候就很好的分享内容,具体这个放到接下来的方法论进化的部分再细说吧。

So,我打算先按照时间线来梳理,然后再模块化的细讲,准备按照“整理感情”、“方法论进化”、“钱”、“未来展望”几个模块来写。

让我们开始吧。小伙子。

5c200005930331749bf9349e6c1571defb4ec935

时间线

12月

应该说,这个月过的浑浑噩噩。因为踏入 12 月的大门,我就知道,完蛋了,接下来的日子会过的特别快,非常非常快,快到我自己控制不了。一天一天都在流失,我又感觉没学什么。是不是这样的呢?过下来,确!实!是!这样的。让我现在回忆,我想不起来我经历了什么事情。我仰慕班里学习最好的同学,但是由于我自身有亲友们的存在,我并不需要什么同学来填补我的空白,更何况我一直过着自己解决自己问题的日子,我已经不习惯多个人的感觉了。所以我看起来一点都不主动,而且非常的废柴 。按照大学同学-常海维的话来说就是“你不行啊”,我确实不需要去干啥啊?而且我也没必要多主动,因为我真的只是仰慕人家。

老处男不介意多处男几年,只要日子过下去,质量只和钱有关系,和感情没有关系。 —— uncle-lu

不过我感觉我多了一个能在 QQ 里聊天的人,其实还是很开心的。

好像大学生创新创业是 12 月的事情。不过这个事情没必要评论,因为这个事情是个垃圾。问了一圈的学长,所有人都在说,这就是一个文书工作。我刚开始还不相信,看到上一届的规划书你就会发现,很多不切实际的要求。一个学基础的自动化学生,怎么可能去实现一套自动化 SLAM 算法,不说实现,规划书上写的是研究并且创新,这怎么创新。感觉很奇怪,因为这些事情完全不着边。学自动化的学生,完全没有研发基础,南师大的研究生也没有几个这个方向的,这没人带也是个问题。所以说,这个东西就是一个拼文书工作的垃圾项目。但是这又是南师大非常重视的东西,就很搞笑,越是重视的东西,就越形式化,越不喜欢脚踏实地的做事情。

11 月

这个月好像是在主攻嵌入式比赛。这是个什么样的比赛呢…总结一下,就是能骗,能说话,能让评委当真就胜利的比赛——当然这是对于我来说,是这样的。

首先需要明确的一点是,我完全没有硬件基础,而且也没有 Linux 开发的基础。当然啦,Linux 命令行还是会敲一敲的,但是我没想到,全队就只有我 Carry 起来。队友是好人,但是想立马能让零基础的人,一下达到我这样野鸡了几年的计算机莽夫水平,其实不是很容易(第一步就需要敢莽,但是他们不是很敢莽)。我又是那种,能放下文化课,去全力莽科技相关项目的人,这样的莽夫真的不多见 hhh。可能是因为莽科技项目比文化课更有意思吧,这种时候我会全力把文化课放下,具体来说就是课完全不去听,(作业更不用说了、不过我觉得这学期本来就没写多少道题)直接泡在实验室里。所以说,只有我 Carry 起来这件事情就变的很正常了。

嵌入式比赛和大创感觉很像,但是南师大总会把事情弄的具有南师大的风格——比如说没人想好好搞,本科生拿着研究生弄的东西,研一的拿着 git clone 的项目弄事情,研三还是有点东西的,学姐还是很有货(觉得很牛逼的)。指导老师好像刚开始也没把这个事情太当回事。我是真的不知道我们这个指导老师在科研道路上有什么能耐,怎么说,给我的感觉就是,不是一个真正的搞科研的人…我在 sspai 看到很多关于什么科研方法分享、软件分享…我感觉…我们指导老师是那种…不会利用 Github 但是 CSDN 用的飞起的人….(完全和我脑中的科研不一样啊——这就是南师大吗….果然科研就是拼关系吗…)其实我挺搞不懂的,为什么电气与自动化工程学院里面,会有研究视觉识别的老师。这明明不是计科院该干的事情吗….明明人家都人工智能学院了,我们电自院好好弄一点硬件不好吗 hhhh

说回来,嵌入式比赛我干了什么事情吗…我觉得我没有干什么事情。虽然我一头砸进去了,我有学到什么东西吗?我觉得没有,我还是在熟练使用以前探索(瞎搞)的各种野路子干活。具体点,我使用了 MIPS-64el 的龙芯派,给它换了个系统,换成了 Debian。然后在 Debian 上装了 ROS,但是这个 ROS 不能直接装。因为 ROS 不支持原生的 MIPS 指令集,所以我下载了 ROS 源码,然后编译了一下,让 ROS 能在 MIPS 的龙芯上跑起来。就结束了。当然还需要贴膏药,把图像识别和路径规划装着样子跑出来。然后展示给评委看。当然我也尝试了去编写 ROS 节点,但是没时间了,完全没有时间去跑我写的东西。如果当时计划使用串口的技术方案,我可能还有办法去写一套完整的路径规划和避障的系统。我们选择使用框架(可能成也是框架,败也是框架。)框架真的不好编译,依赖太多了…cmake 做不到提前加载需要的预编译库,编译到哪算哪。等到组建发现没有依赖库了,会终止整个项目的编译。这就是问题所在了,每次 20 分钟编译 1s 装依赖库,然后再编译 20 分钟报错。虽然每次编译过的包不会再编译一次,但是预载的时间也非常的长。所以我投入了大量的时间在没有意义的编译框架上。当然全世界也就只有我会在一台龙芯派上跑 ROS。在国赛答辩现场,他们厦门大学的直接拿着导师的几百万的设备来比赛(这套设备使用了一台 x86 的工控机和两台龙芯派来并行跑 ROS),在现场的时候人的吓傻了。什么什么并行 ROS,并行龙芯派?哈?你在给我开玩笑吗,这个技术力简直开挂。不过傻逼都能发现,他们不是自己做的。

最有意思的就是答辩了,其实我非常没有信心,甚至很自暴自弃。当时快到我们了,我满脑子都是怎么这么丢人,我已经在收拾东西了,去现场的时候就特别伤心,因为堵车堵的我难受,而且前天晚上我没睡。真的就是成也是框架,败也是框架。评委问的第一个问题就是“你们怎么把 ROS 装出来的?”。这直接就踩在了 G 点上,这不就是我唯一干的一件事吗。真的就开始从头把刚才上述说的操作一五一十的告诉了评委。(我们到底装出来了吗?没有,具体来说我们寻路的包没有编译好)不过呢。因为我们的设备特别争气——小车没电了,带的路由器速度巨慢无比。我就把没法展示的锅推给了设备。评委问我们“我看你们还做了图像识别”,我“是的,我们用 YOLOv3 跑的识别,用最基础的 CNN 来跑。但是呢——这个不是我们的重点,我也没想给大家展示,在场的所有组没有一个是做的图像识别,所以我们就别讨论这个方向了。”评委直接暴笑如雷了“没错,你说的有道理。”

当时在现场有一组做的图像识别,评委问你们用的什么技术弄的识别。他们说“我们用的人工智能的方式做的识别”。评委直接怒了,估计是觉得自己被当成傻逼耍了“我当然知道是人工智能,我问你是什么技术,识别跑的什么模型,是不是用的 CNN?你搁着人工智能?我们评委都是实打实搞过技术的人。”
当然,最后结果还行。因为本来这个比赛就是垃圾比赛,龙芯组也就没多少组参加。我不知道是指导老师不懂还是因为什么事情,就只报名了龙芯的组别。很显然这个比赛其他组的含金量应该更高。由于没学到什么东西,所以我其实挺难过的。

10 月

现在回想一下,10 月好像没有什么事情吧…10 月份好像是期中考试的时候。时间总是过的很快,不知道为什么,我觉得可能是因为自己记录的太少了吧,如果每天都能记点什么东西,东西多了,时间也就长了,不知道自己会不会觉得时间变慢下来。感叹一下。期中考试我还是很认真的在学。当时只需要考模电、电路和大物。大物的期中考试,我是看了蜂考的速成课,并且把上面的题都做完了。模电主要靠的是常海维的总结题型,我自己也做了些书上的习题。很可笑的是,当时的我,完全不理解放大器是什么,完全没有搞清楚 BJT 的原理。真的 hhh 现在想想觉得还挺神奇的。总觉得我们大二上学期的第一节课就没有对知识有个大致性的理解。第一节课老师“模电就是学放大器”但是什么是放大器?处理基本运算放大器的手段,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操作?我不觉得这些老师有讲清楚。所以我觉得好奇妙,那阵子真的没学懂。真的不知道是什么地方出现了问题…就挺奇妙的…

大一下学期

写到这里写不动了。就简单讲讲吧。

大一下学期可以说是魔幻的大学时光。没有把 4 个月上满,只上了 1 个多月。所以可以想象,当时的在备考的时候整个人都傻了。网络教学?嗐,别瞎扯了,怎么可能会有人相信线上教育呢。这些大学老师不是专业做线上教育的,不懂怎么样可以更好的利用工具,也不知道怎么样好的讲述。当然一味的怪老师,我认为是不对的 hhh 自己也有巨大的问题。实在是太颓了,那段时间没有在干事情。

记得那段时间出去学习。emmm 虽然在家里是什么事都做不动,但是在外面我也不认为我效率有多高。学习线性代数,我用的国外的那本教材。很有意思的是,虽然教材讲的很好内容都是循序渐进逐步引入,我自己好像并没有多掌握,我一直都是一种“不清醒”的状态在学习?好像是这样,就没有什么脑子能好好思考所得、总结归纳。可能是当时完全没有用心吧。明明是很好的教材,到头来没有好好的弄懂。期末了到头来还是看的汤家凤的课程。所以说,什么是正确的学习方法。不知道,这是大一下学期最能引人所思的问题 hhh 我打算自己专门开一篇来讨论这个事情。(挖坑了挖坑了)

当然当时出去学习,主要还是出去看姐姐 x。确实太不正确了 各方面的不正确 hhhh 而且我好像姐姐人选也不太对,在感情上投入的精力和获得的回报完全不成比例。而且陆陆续续借出去了 5k 多,这也是问题,数量有点多了,可能是我当时的观念不太正确吧(没有经济压力),现在我没啥钱了,这 5k 多我一下就觉得好像有点难顶(确实是有点多了,我也没想到我自己能这么花钱)这也是大一下学期引人思考的问题 hhhh 我真的就在感情这方面这么被动吗。好像确实,而且我好像也就是这么个人。就这样吧。在自己没有实力的时候,不适合去搞这些事情。

大一下学期没有任何的科研项目,不过也是,也没有时间搞方面的事情 hhh

但是我在这学期帮李老板做了一套课程的习题部分。先说结果:我觉得质量非常好,我对我自己做的内容也非常满意,但是呢?我获得了 2k。所以这件事情我觉得我唯一不满意的地方就是钱少。而且我非常不喜欢被 DDL 赶着走。我认为课程这个东西也是一项创造性的事情,那一整子真的是被 DDL 赶着走,每天都在想这个事情怎么做,视频该怎么录,PPT 该怎么做。也可能是我自己的效率太低下了,当时会出现一套 PPT 磨了一天的这种情况,不过我的那些 PPT 动画确实做的很到位(自认为)我非常用心的在扣视频的各个细节。非常可怕的是自己没有任何的收获、一直在输出。我非常的害怕,自己本来就没有多少东西,自己迟早会因为只输出把自己输出死的。自己的剩余价值没有任何补充是非常可怕的。

2 3 4 月份吧

春季,我带了春季班,那个时候教了一个零基础的入门班。特别搞笑,当时的自己非常自信,我觉得自己能把节奏把握好,所以什么都没准备。结果呢?第一节课就没有把学生留下来。由于网络的问题,有学生 1h 都没有下载好 IDE,也有学生没有听懂。所以之后的结果就是,杨主任觉得我不行了 hhhh 并且把我的入门班给了毛,这件事情到现在都记忆犹新。所以说没有任何准备就上,这是肯定不行的,这是个非常大的教训。我没有讲清楚,他们需要的东西,也没有给他们展示他们能获得的东西。反而我在输出我觉得最能懂的知识点。这件事情也挺难过的,我感觉我自己最擅长的事情并没有做好。这也让我产生了自己到底擅不擅长这方面的事情,可能还需要再锻炼一下吧。先把我自己的一套东西整理出来再说。

所以说之后入门班的第一节课需要一套完整的演示文稿,还有一定量的知识点。量太少就会给别人造成业务水平不行的错觉。这是我现阶段唯一的收入手段,不能在这方面有什么含糊的事情。

整理感情

不知道写点什么了。但是前面挖的坑得填掉。

抖 M?我越来越觉得自己有这方面的倾向。我好像更愿意投入的更多一些,当我觉得自己真正在乎一个人或者一件事情的时候。而且有些时候是无休止的投入…真的有点不对劲…

我记得当时常给我看聊天记录,女生(听说了 Rank1 的男朋友是谁的时候)说“卢翼又没了”。有点无奈吧,我觉得挺难过的。这种事情真的不是我能控制的,好像投入能控制?不能。投入也不能控制这种事情。

所以目前干脆想办法把自己心放空,这方面的事情不能提上日程。
就这样。

(但是感情这个东西也不是我随便能控制的啊,我控制不了我自己.jpg

方法论进化

今年开始,最大的变化就是我开始慢慢摸索自己的工作流,自己日程管理的方法和使用的软件。这是一个飞跃的进步。

2020 年,我使用了 Notion。而且一发不可收拾。我当时的印象笔记里面记录了很多零零碎碎的东西,而且印象笔记的颜值特别低,不是一个好的排版工具,少了很多仪式感,在导出的时候也非常的不方便。Notion 就解决了这个问题,确实好看,写东西在 Notion 上就很开心。Database 的概念是非常先进的,确实能很好做到数据的整理。但是 Notion 没有离线的数据库,这个真的要命,为什么不能做点离线的活?如果离线做出来了,这个软件真的就超神了。

我用看板做了一个简易的 TodoList。分了长期计划、短期计划、一日计划和紧急事务 4 个 tag。就做了一个简单的总 List 的工具。我发现列 TodoList 是个非常简单但是实用性绝对高的事情。其他的 GTD 或者是什么管理软件,虽然功能繁多,但是一多了,人就不想做。对于我这样的懒人,我还是觉得简简单单来的最方便。所以说极简主义才是宇宙的终极奥义吗 hhhh

花的太快了。2020 年末,我的所有存款全部花光了。这件事我挺难过的,但是我也不想去计算到底花在哪了。办了张阿米娅的新卡,一半存死,一半留出来日常使用。

又是从 0 开始攒钱。我需要克制一点。

需要找一个记账工具了。

就这样。

未来展望

今年的主题是输入。我需要让自己的知识储备多一点。别的不奢求了。💰最起码得有 w 元级别的存款吧。npy 就算了。

[ ] 背单词。

[ ] 读 3 本技术黑书,精读水平。

[ ] 把自己买的教程都看掉。

[ ] ICPC 银。

[ ] 自动化学报,投稿一篇。

[ ] 称为 sspai 的一名作者。

就这样吧。

未来可期。

我实在是写不动了。

19

哦对了

刚才看《摇曳露营》突然觉得…我自己好像没什么爱好…list 再加一项吧

[ ] 培养一个爱好